聚光灯下

《柳叶刀》专访胡盛寿院士

来源:《柳叶刀》 发布时间:2016-08-25 17:31:48


中国古语云:智者乐水。从儿时家旁宽阔的长江,到如今北京家附近的游泳池,水,一直是国家心血管病中心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院长、心脏外科专家胡盛寿院士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年轻时游泳横渡长江、搏击滔滔江水,似乎更多地带着挑战自我的意味;但即便是如今,我仍觉得游泳是让人放松、反思的最好方式,尤其是做完手术之后。”,他说。

胡院士在湖北武汉长大,其邻居家一个女孩患风湿性心脏病,后接受心脏外科手术后被治愈。他目睹了其从病痛到治愈的整个过程,之后立志要做一名心脏外科医生。高中毕业后,他曾经在工厂工作2年。1977年高考恢复,他考入同济医学院正式接受医学本科教育;80年代初进入阜外医院,开始接受外科培训。“那时候,整个中国没有几家医院有专门的心外科,”胡院士回忆说,“中国的心外科技术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全国范围内完成的冠脉手术和心脏移植例数都很少。大多数医院的心外科手术都是操作相对简单的,如房间隔或室间隔缺损修补。”

在澳大利亚进修的经历提高了胡院士的技术,丰富了他的经验——1994年他获奖学金资助,在澳大利亚悉尼圣文森特医院接受了心脏外科高级培训。他感慨说:“上世纪90年代,中国只有少数心外科医生可以完成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搭桥),手术预后也不尽人意。在澳大利亚的这段经历,对于我的职业生涯、以及我对中国开展心脏外科手术的理解有着深远影响”。这一影响直接体现在他回国后在心外科做出的卓越成绩上:他发明了微创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式,该术式成为业界规范并推广至全国;完成中国首例非体外循环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中国首例胸腔镜辅助下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将冠状动脉复合血运重建技术引入中国,旨在通过内科介入和外科手术的整合,进一步改善患者预后,使患者获益。在他及其团队的带领下,中国的复合手术治疗技术已十分成熟,可用于先天性心脏病、瓣膜病和大血管疾病等疾病的治疗。胡院士还在国际上率先开展了室间隔缺损和心室动脉功能障碍的双动脉根部调转手术,该术式受到全球广泛认可,并被纳入先天性心脏病领域继续教育课程的标准培训内容。

2000年以来,胡院士更加专注于科研和教育培训。在他的积极推动下,2010年,国家心血管病中心(National Center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s, NCCD)正式成立。NCCD落户于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直属于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原卫生部),现已成为国内外知名的研究机构,在医疗质量控制和评价、心脏细胞再生、心脏移植、人工心脏研发等方面对世界做出了卓越的贡献(NCCD为国家预防和治疗心血管疾病的研究、培训和教育的全国性领导机构和国家工作平台)。胡院士致力于中国医学思维的转变,构建了与西方类似的医学科研环境,他解释道:“一直以来,中国的医学教育往往更重视医生的动手能力,把医生培养成了‘技工’,这一点在外科尤为明显。而我认为,中国的医生应该是临床和科研兼顾的科学家,心外科医生应接受系统的学术培训,更深入地理解患者健康的各个方面,包括生活质量的重要性。

作为NCCD的领导核心,胡院士将对中国健康领域的发展产生巨大影响。“NCCD与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紧密联系,意味着我们的研究成果将在国家层面上影响卫生政策的制定”,胡院士说,“我管理阜外医院的思路也和管理NCCD一致,我们在卫生政策领域的工作,主要是为了制定切实可行的卫生政策,这对于中国这样地域辽阔、卫生诊疗情况多样的国家至关重要。”近年来,胡院士及其带领的NCCD团队在相关领域致力于了解中国老龄化人群的心血管发病情况及疾病负担,确定心血管临床诊疗服务的靶点和重点(具体内容于2015年发表在《柳叶刀》杂志)。

美国耶鲁大学心脏病学教授Harlan Krumholz教授早在2008年便与胡院士合作,开展了一系列研究以改善中国临床诊疗水平,提高中国医学研究水平。Krumholz教授评价胡院士说:“胡院士既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外科医生,也是一个高产的科学家,同时还是一个顶尖医疗机构极富远见的领导者,对未来中国医学的发展方向有着重要的影响。能同时兼顾这么多方面,这在常人看来简直不可想象。胡院士非常了不起,他为人睿智、工作投入、想法出众、专业精湛、充满激情,这些特质使得他能取得现今成就,为中国和世界的医疗发展做出重要贡献;同时,这些特质也激励着他身边的人。”胡院士平和睿智,绝大部分时间投入在工作上,偶尔有时间小憩则会选择锻炼或练习书法,他解释说:“这两种休息方式,一动一静,分别让我身体和精神上得到放松。”尽管在NCCD和阜外医院有繁重的行政管理工作,胡院士仍坚持每周完成2-3例复杂的心脏手术。“心底里,我觉得自己就是一名心外科医生,永远都是。”


原文链接:Profile∣Shengshou Hu: leader of cardiac surgery and health reform in China

上一篇: 医学界心血管频道:阜外医院心脏康复中心——挑战与机遇下的心脏康复之路

下一篇: 《健康报》:信息化 向医院核心靠拢